1101_a2066

   心中一动,叶青凰猛地睁开眼睛,这次是在梦外睁开了眼睛,一脸诧异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

   叶子皓却是闭着眼睛,似在睡觉,手中扇子却没有停过。

   他只穿了一条短裤,上身未着衣裳,麦色肌肤自然流露着农家子弟健康的气质,微抬的手臂因为打扇而微微鼓起薄薄的肌肉。

   叶青凰还没从梦中回味过来,目光怔怔地看着不知何时又睡了回来的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怎么?”大约是目光太近,气息微吐频率不同了,叶子皓也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失神的目光却朝着自己,诧异地开口。

   声音虽带暗哑之意,却并不迷糊。

   他其实睡得并不沉,意识还很清楚。

   “刚刚做了个梦,梦见以前在山里跑当野丫头的时候,结果在山岭上吹风,好凉快啊……”

   叶青凰解释,突然不好意思地一咧嘴,想来这凉快的风就是他扇过来的,想明白这点,她又咧了咧嘴,瞟了一眼他手中还在摇动的扇子。

   叶子皓见她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由呵呵一笑,却故意问:“然后呢?”

   “然后?我突然一睁眼,就看到你站在岭子下朝我招手,我吓了一跳。”叶青凰突然不满地开口。

   见他不解,连忙解释,“几年前的我,看到的是几年后的你,身上还穿着我第一次给你做的那身长衫呢。”

   麻花辫美女复古连衣裙午后惬意时光写真图片

   “哈哈,那不是春天吗?”叶子皓想到那是阳春三月啊,可现在是最热的七月啊。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呀,突然就醒过来了,看着你还有些恍惚,怎么做了这样的梦?”

   “不奇怪,今晚我没在你身边陪你入睡,你睡着了没打扇子,热着呢突然就有我扇来的风,意识里影响了你的梦境。”

   叶子皓立刻说道,这个他想得明白,但怕她最近太累心中有影响。

   他看过医书,人在疲累有压力的时候身体会容易发出警示,有的是焦虑、有的是多梦、有的只是睡不踏实。

   不一定是生病,但这时候就要适时休息了,若不重视,就真要变成生病前兆了。

   但此时叶子皓却什么也没提,只是帮她分析,怕她多想。

   叶青凰想了想,觉得是这道理,也就笑着不在乎了。

   虽说醒了瞌睡,但叶子皓却让她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就闭上眼睛躺着也不要说话。

   叶青凰依言照做,心中知道他就在身旁还为她打扇,心下一定,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次换叶子皓没有再闭上眼睛,他静静地看着小脸瘦了一圈的媳妇儿,虽然心疼却无法阻止。

   因为兄长大婚,这份礼应该送。

   他们不能去北苍参加兄长婚礼,兄长又有所托,是她擅长的事情,还能不好好完成嘛。

   却因为他抗旨辞官一事打乱了她的计划,耽搁了她绣花时间,不然这时候他们若还在青华州城守府,便是三幅绣图也早就绣完了。

   如今生生少了半个多月时间,只能赶进度了。

   这么热的天气好在不用出门、不为生计发愁,还有人做家里活儿,而他,也要更仔细地带着小吉祥,不让孩子分散她的时间。

   叶子皓这么想着,待天亮后悄悄起身,将打着呵欠醒来想找娘撒娇的孩子收拾好,就抱了出去。

   “小吉祥听话,娘亲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你不要吵她,爹爹陪你玩耍。”叶子皓蹲在孩子面前,一脸认真地和他沟通。

   小吉祥先是一脸茫然,似乎思考了一下就用力点头,他听懂了,有些担心地朝屋里看去。

   “娘累了。”

   “嗯,娘昨晚绣花,今天要多睡。”叶子皓小声解释。

   小吉祥又用力点了下头,主动拉着爹爹走:“我们洗脸!”

   叶子皓莞尔,起身先把屋门关上,再由着孩子拉着自己走去厨房。

   回来之后,他们日常洗漱到没有再等嬷嬷们伺候,若不吩咐,都是自己去打水,自己动手就像回到了当年居住在此地时。

   四个嬷嬷一大早两个做饭、两个洗衣,各有分工,之后再来收拾屋子、打扫院子,忙个不停。

   有时大总管也会打扫院子,护卫则帮着擦打廊柱、门窗,打水洒在地面上,也都是为了打发时间。

   而早上小少年们都会练拳,有时护卫就会指点他们,叶子皓也会带了小吉祥过去熟悉这种练武气氛。

   叶子皓希望小吉祥明年就开始练武,带着护卫固然方便,但最可靠的还是自己有艺傍身,必要时才能真正自保。

   他的身份尚且有护卫,小吉祥的身份,当然要更加重视了。

   清晨,大家就这般轻轻度过,都知道叶青凰昨晚熬夜绣花,没人问要不要叫醒她。

   等叶青凰睡醒时,叶子皓正带着小吉祥坐在屋门外廊下。

   一张春凳摆着,父子俩都拿了小凳坐着,一本《三字经》摊在面前,一个反复教、一个咿呀地学。

   和之前没有书本的背读不同,这次是点着字读,让孩子将字与音联合起来记忆。

   叶青凰打开虚掩的屋门,就看到父子认真读书的画面,不禁露出笑容。

   听见动静,父子齐齐回头,目光皆是一亮。

   “娘!”却是小吉祥抢先喊了出来。

   小身子一扭就离开了小凳,等叶子皓回过神来,小家伙已经扑抱住叶青凰的腿,仰着小脸露出灿烂的笑容。

   “娘醒了!”

   娘醒了,所以不累了。

   “小吉祥你早呀,吃早饭没有?”叶青凰低头将孩子抱了起来,在他小脸上用力亲了一口,笑问他。

   “早!饭!”小家伙立刻大声回答,只是这两个字还真是……简洁。

   叶青凰莞尔,正要说话,却见一双大手伸来,将撒娇的孩子抱开了。

   “你赶紧去洗漱,我给你做碗面。”叶子皓抱了孩子就往厨房走。

   “你们早上吃的什么?”叶青凰跟在后面,随口问道。

   “也是面,不过不是现做的,炒了四个菜还有坛子菜。”叶子皓解释。

   他要做的当然同拉面,刀削面也可。

   “那我就吃酸菜面疙瘩吧,这个快。”叶青凰一听便道。

   做面还要揉面,面疙瘩只需和面总是快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