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_a2050

很快,那边换了人,冯雪静客气恭敬的语调带着不明所以:“霍总?找我有何贵干?”

冯大小姐也是敢爱敢恨又极其护短之人,虽然心底里对这位商业传奇怀有钦佩崇敬之意,同时也很欣赏他英俊帅气的外表和高贵清冷的气质,可想着他对好友做出的事那么过分,她说话的语气间便也带着几分冷嘲热讽。

霍凌霄自然听出,可这会儿,也懒得跟她计较,清冽的语调劈头就问:“方若宁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若宁?”冯雪静轻盈的语调透着漫不经心,“没有啊……你找若宁干什么?你把她逼得还不够狠?”

霍凌霄脸色阴郁,深邃的眸光藏着压不住的浓郁锋锐,闻言不予回应,只是道:“她今天情绪很不好,现在联系不上,我担心她想不开出什么事,你若是能联系上她,就多劝劝她。”

“呵!”冯雪静笑起来,“她情绪好不好,还不是拜你所赐?你要是不那么逼她,他们母子就会开心快乐地生活,也没这些烦心事了。”

“冯小姐,有些内幕你不知情,你只需要记住我的话,想办法跟她联系。”

男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冯雪静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气得瞪眼,骂道:“你当我也是你手下的员工吗?对我发什么脾气!难怪若宁情愿跟你对抗到底也不肯接受你的好!”

骂完,冷静下来,却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若非情况特殊严重,霍凌霄不可能亲自给她打电话,想着明天他们就要对簿公堂,冯雪静越想越不安,又立刻从抽屉里取出自己的私人手机,拨了好友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话筒里,机械客气的客服声音传来,让冯雪静也愣住了。

关机?大白天的,她怎么会关机?

无敌可爱的圆脸女生俏丽迷人

打开微信,冯雪静又立刻发语音:“若宁,出什么事了?霍凌霄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联系你,说要劝劝你什么的。”

“出什么事了啊?你现在什么地方?有话可以跟我说说,你关机做什么?”

连发两条出去,想也知道不会有回应,都关机了,哪里看得到。

没过多久,先前那支手机又响,她看着还是那个号码,没好气地接通:“霍先生,请问你对若宁又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关机失踪?”

后车座上,霍凌霄脸上压抑的一点希望顿时灰败,眸光越发晦暗:“你也联系不上她?”

“你到底对她又做什么了?”

那边,男人没有回复,直接挂断电话。

冯雪静再一次气得,恨不能把这人从手机里揪出来大骂一顿!

车厢气压太低,李权大气都不敢出,抬眸看了后视镜一眼,低声道:“霍先生,小少爷还在幼儿园,方律师到了时间肯定会去接孩子的。”

言外之意,不用这么担心,她总会自己回来的。

霍凌霄听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了,一听说那女人状态不好地离开了,手机也关机,他就乱了方寸,甚至放下身段主动去找她的朋友打听消息。

一手扶在额头,他想着那女人的性格,虽然知道她不可能放下孩子,最晚下午也会回来,可还是不放心地又道:“先去云天律所看看。”

“好。”李权想说,要知道人家有没有回律所,打个电话问问就好了,哪里需要亲自跑一趟——可视线刮过内后镜,看着老板鲜少露出的阴沉脸色,还有眸底还掩饰很好的焦虑担忧,他又闭嘴了,只乖乖地驱车赶往云天律所。

第一个看到霍凌霄走近的律师,几乎以为自己眼瞎,愣了秒才反应过来,急忙迎上去:“霍总,您……您怎么来了!”

话落,立刻知会身边的助手,“快,去找陈主任跟老大,就说霍总来了。”

霍凌霄站在那里,放眼看去,视线很快划过一整片办公区域。

卫云澈听说霍凌霄来了单位,也是大吃一惊,连忙放下手头工作起身迎出来。

“霍总,”快步走进,他带着诚惶诚恐的不安,“霍总,有什么事您打个电话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过来一趟……”

霍凌霄没理会他,视线逡巡一圈没看到要找的人,又怕她是在哪间办公室里,便直接问道:“方若宁今天没来上班?”

卫云澈一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找若宁的。

“哦,她那个……今天还没来,也有可能,是约了当事人在哪里见面谈事情,您找她,我打个电话。”卫云澈说着,已经从兜里掏出手机来。

霍凌霄没有阻止,视线不甘心地继续寻找着。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手机里冰冷的女声传来,卫云澈吃了一惊,“关机?她大白天的关机干什么?”

结果不在意料之外,霍凌霄也没说什么,确定那女人没来上班,他转身又走:“卫律师,你若是有她的消息,立刻联系我。”

卫云澈不明所以,这两人又是怎么了?

看着霍凌霄带着保镖转身凌厉大步地走了,他连忙追上去相送,“好的,霍总,我知道了,您慢走。”

电梯门打开,又合上。卫云澈回到律所,立刻有人上前问道:“老大,这几个意思?霍总真得在追求方律师啊?”

卫云澈皱着眉头,一边继续拨打方若宁的电话,一边不耐烦地回了句:“少八卦,干活去!”

再次拨打,也还是关机,他想着这两人最近剑拔弩张的相处方式,不放心地又发了微信,让她看到信息立刻回复。

下了楼的霍凌霄,走到车门边却顿住了步伐。

李权拉着车门,见状,低声询问:“霍总,我们要不要去方律师家里看看?”

霍凌霄沉默了会儿,点头。

可是,把门板都快敲破,里面也没有回应,找了开锁公司的人过来,打开门,里面空空如也。

两人下楼,看到那辆停放了几天的白色奥迪,霍凌霄心里越发烦躁。

“霍总,还要去哪里?”李权看了看他,悄声又问。

男人想了好一会儿,却不知该去哪里找那个女人。

跟方家,她本就没有太多联系,这会儿找过去怕只会让方秉国诚惶诚恐,而她刚回国,朋友也不多,没什么去处。

她可能就在某条大街上胡乱地晃悠,几千万悠悠人口,找起来谈何容易。

好一会儿,他坐进车里,淡声道:“回公司。”

“是。”

车子启动,又回到公司,但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他再也没了工作的心思。

*

方若宁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天,走到饥肠辘辘时,便钻进街边一家小店,随便点了东西果腹。

下午四点多,她看到街上又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小朋友,想到轩轩也该放学了。

心里不是没有犹豫,可最终,她还是按捺住回去的念头。

轩轩跟林朗没关系了,让她心底悄然滋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好像突然之间,有些不知如何面对那个生养了四五年的孩子。

霍凌渊说,就算跟林朗没关系,可也是她亲生的——但如果,孩子的父亲本来就是你极其抗拒的,那么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呢?多少也会受到影响。

她没有回去,继续到处走着,反正霍凌霄神通广大,肯定早已经知道她失踪了,他那么想要轩轩的抚养权,绝对不会丢下他不管。

没有后顾之忧了,她甚至想过直接买张机票回英国去,就当这四五年做了个梦,梦醒来,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幼儿园门口,霍凌霄坐在车里等着,从四点等到五点,不见那个女人出现。

老师不见家长来接,就很自然地把孩子留在托班,等着家长有空再来领。轩轩懂事,知道妈妈没来肯定就是工作太忙,很乖地在托班继续呆着。

李权走近,对车窗里的男人汇报:“霍总,这周围都没看到方律师的身影,怕是不会来了,我们要不要去接小少爷?”

霍凌霄抬腕看了看时间,五点十分,很快托班也要放学了。

牙关微微一咬,一个多小时聚集起来的怒气让他心头隐隐愤懑,好似埋着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开。

那个死女人!知道孩子是他的,居然能狠心绝情不要了!她算准了他会来接孩子!

“嗯,去接吧。”薄唇淡淡开启,李权立刻拉开车门,霍凌霄淡冷地下车。

霍子谦早在四点钟就被家里的司机和育儿嫂接走了,方昀轩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前的积木拼成了一座大气磅礴的城堡。

老师叫他时,他起初还没听见,等肩膀被拍了下受到提醒,他才抬头看去。

男人站在教室门口,对他招手。

看到是霍叔叔,方昀轩高兴极了,立刻起身提起书包就跑出来,“霍叔叔!”

霍凌霄压下心里的情绪,在孩子面前露出和蔼轻松的一面,笑着点点头:“走,今天叔叔来接你。”

小家伙很开心,问道:“我妈妈工作还没有忙完吗?”

男人眼眸微微一暗,声音很平静,“妈妈突然有急事,去外地出差了,交代我这几天照顾好你。”

“出差了?”小家伙吃了一惊,“妈妈都没跟我说。”

“嗯,是临时工作,来不及。”怕小家伙心思敏感,察觉到什么,霍凌霄只好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妈妈不在家,这几天你去叔叔家里住好不好?叔叔家里有很多好玩的,还有很多很酷的模型,你一定会喜欢。”

“好,”方昀轩点点头,可注意力没被转移,抬头又问,“叔叔,我可以跟妈妈视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