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8_a2066

见他这么说,东方昕宇点点头,看着叶子皓的目光有些赞赏。

其实现在叶子皓若是仗着叶青凰的关系在京城横着走,他们也能理解,并且也做好了护短的打算。

但他似乎没有这个打算,目前除了到祁王府拜访过一次、进宫面圣一次,并未主动做出什么事情。

甚至,他一直很排斥重回仕途,是皇命难违,最后才来京城。

对他的傲气和谨慎,还是很让人欣赏的。

御史台,其实事儿不大,他一个人折腾应该是没问题的,看他应对林泉岳的表现就知道了。

东方昕宇想到叶子皓过往表现,又不由露出了笑容。

但放心归放心,他还是不满林泉岳和陆云诚的做法,想了想便提议道:“你下午有没有空?”

“我不想出门。”叶子皓立刻说道。

“怎么?这京城可不是谁都能来的,来了怎么不想出门逛逛?”东方昕宇有些诧异,“住得还习惯吧?家里人可有水土不服?”

“那到没有,除了我和凰儿还有两个孩子,大家都出门逛去了,昨天去了南云寺、明镜湖,今天去了北边的桃花山庄。”

“他们都高兴着呢,有南华州的生活经验,到不觉得有什么不习惯了。”叶子皓笑了笑解释。

纯净妙龄少女背心连衣裙草帽向日葵唯美写真图片

“既然习惯,家人也安稳,那你为什么不想出门?难道是你不习惯?若是御史台的事儿心情不好,出门散散门不是更好?”

东方昕宇更加不了解了。

“这结果不是明摆着吗,我若跟你出门转,不是在告诉那些盯着我的人,我和你世子爷,甚至和你背后的祁王府往来密切,关系匪浅?”

“这林大人才探过我的底儿,我告诉人我就一地方上不懂规矩、没见过世面也没什么阅历经验的年轻小官,初来京城什么都不懂。”

“这一转身我巴结上了一艘大船,让他们警惕我?重新判断要不要与我为敌?这踩我的一脚还要不要迈出来?”

叶子皓嗤笑一笑,他打着扮猪吃老虎的算盘,可不能让祁王世子破坏了。

“唉,你这人啊,不会打算伸着脸去等着人来扇吧?”

东方昕宇无语地瞥着叶子皓,心念一转,有些惊讶,“还是说你故意做出柔弱可欺的模样,诱导别人对你出手?”

“呵呵,这心里啊要真的正直清白,不来算计我,自然不会对我出手,诱导也就没用啊。”

“这心里存了坏念头,我就算不诱导,人也会绞尽脑汁给自己找机会的。”

“如今我这不提供了机会呢,以后还会露出破绽呢,有杀心的人,杀意是藏不住的,我也想给他们机会收手,回头是岸。”

末了,叶子皓神色严肃地又补充了一句:“不只御史台,整个朝堂都是。”

“你……你说得我都有些紧张了。”

东方昕宇诧异地看着叶子皓,忽然咽了回口水,表情有些窘,不知该笑还是该无奈。

他打小生长在亲王府中,作为世子,才是真正能在京城横着走的人,谁敢找他麻烦?谁敢给他脸色瞧?

那些盘算人心的事儿,他打小就见得多了。

原本也是打算为叶子皓撑腰的,可如何听叶子皓说这些话,他怎么有种……和以往的感受不同的感觉呢?

这叶子皓确实与众不同,连想法都跟别人不一样,让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形容。

“没事儿,你别让人知道咱们关系就成,需要你出手时,我会找你。”叶子皓哈哈一笑,复又垂眸端起了茶杯。

“那行,你悠着点就是,我知道你有北辰曦安排的人手,不管做什么,注意安全知道吗。”

东方昕宇想了想,只能先观望一阵儿了,他也拿起茶杯将剩下的茶喝了,放下茶杯时就准备走了。

“我一会儿要去华兴客栈,太子乔装成举子住进去了,我得去瞧瞧什么情况。”

“本来还想让你陪我一起的,毕竟你名声在外,有你去,说不准我还能看出点什么来。”

东方昕宇想了想,还是将他接下来的事情说了一下,目光却瞥着叶子皓。

他可听说了,青华州来的几十个考生都住在华兴客栈呢,再加上其他地方来的,还有后来听说叶状元时常会去那里而赶紧也住了进去的考生。

如今离春闱还早着,华兴客栈的考生却已住了一半了,这还是大家约定两人合住一房才有的局面,不然早住满了。

考生们也周全,知道自己来早了这盘缠要多花,合得来的都合住了,不熟也担负得起费用的才会住上单间。

再加上其他不是考生的客人,如今华兴客栈生意兴隆着呢。

当然京城其他客栈也陆续住进了不少考生了,但能早早在云来客栈住下的,才是真的家境殷实的考生。

但是最有名的,依然是华兴客栈,因为叶状元会去和考生聊天说功课呀。

尽管叶子皓还只去过一次,那也架不住在京城里传开了呀。

东方昕宇本来就猜测太子的意图,又想着昨天下午叶子皓进宫,今天上午太子就混进去了还打算住一些日子呢。

为什么?

谁知叶子皓却没有兴趣。

东方昕宇都走到书房门口了,见叶子皓仍然没有开口,忍不住问:“你真的不和我去?”

“忙着呢。”叶子皓出来送客,随意地解释着。

“你忙?忙着带小吉祥呢?”东方昕宇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哎,我家小吉祥乖着呢,你别这么嫌弃好不好。”叶子皓横了东方昕宇一眼,替自家儿子抱不平。

“我呸,我可不是嫌弃小吉祥,我是嫌弃你好么,这么粘儿子,下个月可是要上朝议事了,不上朝呢还要去御史台呆着呢,可怜喽。”

东方昕宇嘲笑地反击,继续往外走。

“可怜到是真,我原本也想当个百姓,好好教导两个儿子成材,这不是没办法只能又来当官了嘛。”

叶子皓说起这事儿便有些无奈:“当初在青华州多好呀,上午在衙门,下午在家陪娘子带儿子,有时还能带小吉祥去衙门审案呢,真好。”

“诶?还有这种事?”东方昕宇诧异地扭头看过来,不敢置信地瞪着叶子皓,“敢情你还真将衙门当自己的后院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