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9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爱咋想咋想,就是不可理喻了咋周吧?”

   “那我还真得收拾收拾!”我将她翻个身,佯装发怒地在她腿上拍了一下。

   结果王伟两个小腿倒腾地像风火轮一样向我踢来,“那我还告诉,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不愿意跟一般见识。”我往后挪一些躲开她的脚踢,她这“小疯婆子”状态让我觉得她是更年期提前了。

   这么算也不对啊,如果真是更年期到了,那她这更年期太超前了吧?

   “我还不跟一般见识呢!”王伟又空踢两脚,把被子一拉又把自己裹起来。

   本以为小小的打闹后她心情会好点,但事实上是这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我把这一切的原因归结为一点,那就是她最近的压力太大,导致她整个人的情绪很不稳定。

   我耐着性子坐过去,她这个时候看似挺无理取闹,但实则上内心挺脆弱的,作为男人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给她一个依靠的臂膀。

   这一次王伟没躲也没拍开我的手,只是闭着眼压低声音问了一句:“罗阳,有一天会不会不要我?”

   “的小脑瓜里整天想什么呢,如果我不要,又何必让生下兰儿?”

   “可这个有本质上的区别。”王伟又认真地强调一遍。

   草地上田野中

   “哪里有区别?”

   王伟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孩子,“她们的出生有本有区别。”

   “我可不这么觉得,只知道她们两个都是我的女儿。”

   “婉儿的出生在预期之内,兰儿却是意外。”

   “那个叫惊喜,怎么能叫意外呢?我看就是压力太大,容易胡思乱想,要不这么着,咱俩晚上去排场电影?也好好放松放松。”从始至终我都没觉得兰儿是多余,反倒是她这样的想法很多余。

   “排什么电影?”王伟挺心动的,我们两个认识这么久,如果的娱乐场所就是酒吧,唯独在吉隆坡痛痛快快逛过一回,像排电影这样的约会还没有过。

   情侣看电影是多么平常的一件事,但在她的眼里却很奢侈。

   “喜剧行吗?”

   “那孩子呢?”王伟这么答,算是变相地答应了。

   “交给小姨和月月,她们俩都挺喜欢小孩的。”

   “那我来买票。”王伟抢先说道,看架势巴不得当场拿出手机来选电影。

   一场电影总算将她哄住,当然,这也多亏了“看电影”是我们俩极为珍贵的第一次,不然还真保不准能不能哄住她。

   王伟这个代理董事长休息,我就得回去坐镇。

   把上个月的总结月报看完,我皱了皱眉头,上个月的整体盈利较前个月仍有下滑,而且下滑的趋势相当明显,这通通拜江家的打压所赐。不过我现在还抽不出时间来理会美思集团,只能收缩产业链自保。

   马上就到午休时间,冷月帮我从餐厅打来盒饭,放到办公桌上提醒我还是老样子。

   我打开餐盒一边吃一边将最后一份报告读完,冷月不解地问:“至于这么赶吗,就不能吃完再看吗?”

   “那还有人吃饭看电视呢,我这再正常不过。”

   冷月自知说不过我,欲转身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冲进办公室,冷月以为有人搞突袭,登时做出防备状态。来人是向一,他手捂着胸脯血流不止,明显伤的不轻,却一个劲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摆手示意冷月不用防备,跟向一这个人打过几次照面,他其实算不上奸诈之辈,行事也算的上光明磊落。抛开我们的敌对关系不谈,我还是挺佩服他的。

   上一次他找到我,跟我约定一决生死,当时我答应冷月很不理解,她觉得向一现在已是孤身一人,我们完全可以以多欺少,但我还是应了,那是因为我想亲手去报小姨所受的一箭之仇。导致小姨病发的那支短箭,就是向一亲手射出来的。

   可看到他现在这个狼狈样子,我想这个仇未必能等到我去报了,这是向一前所未有虚弱的一回,感觉他的生机所剩无多。

   我让冷月搬把椅子给他,向一靠坐到我对面。

   “罗阳,我有情况跟讲。”向一喘息的很厉害,等他离得近了我才察觉伤口就在心房附近,是弹孔无疑,他颤抖着伸出沾满血的手,“能不能给我支烟?”

   我把烟和打火机递给他,“伤得很重,要不要去医院?”

   “不必了,我的情况自己心里有数。”向一狠狠吸一口,这个时候他需要尼古丁来麻醉自己,“罗阳,不要插话,专心听我说。”

   酷y匠$6网首发K

   “当时是江家出了暗花请我们兄弟几个做掉的,这次回去我把兄弟几个安葬了,然后去江家归还定金,无意中听到他们的一些谈话,知道吗,其实江家跟…;…;跟”

   “嘭!”

   骤然响起的枪声打断向一的话,向一无力地栽到在地,仅存的生机渐渐流逝,我盯着出现在门口的黑衣人,大声喊道:“拦下他!”

   冷月闻声朝着黑衣人追去,我冲到向一身旁,扶起他问:“江家跟什么?”

   “跟…;…;跟…;…;”向一瞳孔睁圆,头最终歪了过去,直到死他都没闭上眼睛。

   我晃了晃他的肩膀,确定再无意识才松开他,却一直反复思考他临时都没讲完的那句话:江家跟什么?

   向一无意中撞破了江家的机密,显而易见这个机密至关重要,不然也不会一路追杀向一,甚至还追杀到昭阳集团,我是真的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不然一定会提前做准备。

   约好的一决生死实现不了,向一这辈子没怎么用过枪,最后却死在枪下,英雄落幕还是挺悲哀的。

   小姨听到枪声第一时间赶来,王伟也随后赶到,她们看到中枪的不是我皆松了口气。

   我盯着王伟:“来干嘛?”

   “我来看看这里需不需要帮忙。”

   “帮什么帮,枪响了能做什么,回去!”

   王伟欲言又止,然后直接扭头离开。

   “冲她吼个什么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