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4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赵叔叔打了小叔?这么说,是知道小叔……”宋唯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萌萌打断。

“能不知道吗?昨天裴承德可做了一番壮举,让我爸气的不行。”

随即,云淡风轻地将裴承德做的事情说了。

宋唯一倏地站了起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浑身因为生气,而剧烈的颤抖。

“他并没有得逞。”赵萌萌闻言,一颗凉透了的心,恢复了一丝丝温暖。

“我差点将医生杀了,逼她给我说谎。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也想着破罐子摔破,这个孩子自从怀上以后,我就没少吃苦头。若是顺了裴承德的意,也算是一个解脱。”

只是想到裴承德用那样的手段逼迫她,赵萌萌终究是意难平。

后来,才出此下策。

宋唯一作为一个旁观者,听着赵萌萌状似平静的话,心里一阵胆战心惊。

那样的场面,完全不敢相信,竟然是萌萌做得出来的,此刻光是听着,她都心有余悸。

泳装性感小清新

“萌萌,太冲动了……”

“不然呢?任由他裴承德弄死我的孩子?我对这个孩子再不喜欢,也是我的,跟他有个屁的关系?就算要拿掉,也该是我掌握主动权,他都做了什么?”赵萌萌反唇相讥。

宋唯一苦笑,摇了摇头。

她并非指的是萌萌听任裴承德的意思,而是指她差点杀了医生这件事。

好歹后面医生被威胁到了,没有轻易报警或者其他,否则没准儿萌萌此刻已经在警察局了。

“所以出国是为了?”

“自然是因为暂时这边是非太多,不适合我一个孕妇呆罢了。免得好不容易逃过了裴承德的魔掌,又被这些糟心事烦的小产,我儿子岂不是委屈到不行?”

先前听到她流产,宋唯一差点没吓晕过去,此刻得知是一场乌龙,已经平静了许多。

“说的也有道理,只不过不一定要出国吧?找个僻静一点的地方,好好养胎的话,比在国外好。”

思来想去,加上赵萌萌的语言程度,以及一个女孩子单独在国外的不便,宋唯一就不放心。

“也有道理,我考虑考虑。”

“嗯,那小叔那里?”宋唯一小心翼翼地提起裴辰阳。

他能做到这一步,出乎了宋唯一的意料。

不过,这名声,是彻底的烂了。

毕竟林妙语才是正室,在外人眼里,萌萌就是一个小三。

“裴辰阳?听着这个名字就烦,不要给我提起他。”

宋唯一顿时噤声。

看来这一次,小叔就算是醒悟,也醒悟得太晚了。

而赵萌萌口中烦的人,在以最快的速度给裴家疏离开来。

连辞职报告都没有递交,就直接离开了裴氏国际。

所有的中兴则是转移到他回国的时候建来玩玩的金融公司。

以及,在赵家隔壁购置了一间小别墅,跟赵家成了邻居。

一切都是下面的人去做的,此刻的裴辰阳,还在治疗腿上的伤呢。

“这腿若是真的不想要了,以后尽管不听我的话,不用来医院,到时候废掉的话就是自己的选择。”

裴辰阳闻言表情淡淡,由着医生给自己挂了水。

等他走后,裴辰阳才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赵萌萌这三个字。

却没有勇气拨通。

他松开手机,靠在床上,想到那个孩子从母亲的体内被强行剥离,心里一阵阵抽痛。

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却死在了他亲大伯的手里。

眼角缓缓滑出一滴眼泪。

他可以毫不考虑地跟他的大哥说出那样的话,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赵萌萌。

甚至此刻,连给她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昨晚,她一定是绝望的吧?

若是自己离开的早一点,再早一点,知道自己大哥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可以制止事情的发生?

想到这里,拳头握紧,对着雪白的墙壁,狠狠一圈。

“赵萌萌……”这个名字,如同魔障一样,让他着了魔。

裴辰阳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很久,因为病房被猛地推开,双目红肿的林妙语,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声音打断了裴辰阳的哀伤,他抬头看向林妙语,目光疏离而又客气。

“辰阳……”林妙语失声大喊,朝着他跑了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把我置于何地?”看到新闻的那一刻,林妙语的心简直跌入了深渊。

她万万没有想到,告知了裴承德夫妻之后,没有换来裴辰阳的回心转意,却将他推的更远。

“来了?”裴辰阳淡淡的问。

“辰阳,说啊,说了会好好照顾我的,为什么最后却这样对我?赵萌萌到底有什么好的?说,我立刻改。”她的手颤抖地抓着裴辰阳。

为了留住他,她甚至不惜跟裴辰阳低头,学习赵萌萌的做派。

却不知,以她的性格,永远也无法跟赵萌萌有任何相像,就算是再用心模仿,也不是赵萌萌本人。

“妙语,醒悟吧,我裴辰阳就是这样的小人,卑鄙,无耻,说话不算话。很显然,之前的话都是假话,我会好好照顾的将来,却不包括跟结婚。”

照顾她的方式,并不包括结婚。

除开结婚之外,他可以满足林妙语的一切要求。

“不,不是这样的,辰阳,只是被赵萌萌迷惑了,不是这样的啊。”

裴辰阳笑,冷笑也是自嘲的笑。

此刻,他无比肯定的知道,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妙语,不要自欺欺人了,我不爱,这是事实。我跟我大哥闹翻了,以后裴家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明白吗?”他轻轻推开林妙语的手,平静地问。

林妙语瞪大眼睛。

闹翻了?竟然……闹翻了?

“辰阳,疯了吗?那可是家人,为了一个赵萌萌,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要了?”

“就当是这样吧,妙语,我不想追究特地告诉我大哥赵萌萌怀孕的事情,只是以后,没什么事的话,尽量少见面吧。”

他对不起她,所以这件事他不想多说。

可他的孩子确实无辜的,他做不到跟大哥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