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宋唯一微楞,工作?

在她看着严一诺发呆的那一刻,裴逸白已经揽住她的肩膀,将她轻轻带到作为上。

“别看了,来吃饭的还是看人的?”说着,将菜单递了过去。

宋唯一收回目光,有些唏嘘。“不过去打个招呼吗?”

对于严一诺,她的感觉有些复杂。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恨,而严一诺母亲冒用自己母亲的身份,这一点在宋唯一看来,立场跟徐老太太是一样,是不可原谅的。

但是这是徐利菁做的事,跟严一诺没有太大的关系,若是仇恨她,未免也太不讲理。

“不用了,免得她看到我们不自在。”裴逸白端着杯子,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水,一边淡淡的说。

“哦,好吧。”

宋唯一不在将目光看向严一诺,反而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的菜单。

点完菜,她突然看着对面的男人,眼眸发亮。

可爱小妹微笑显阳光风采

“回国之后,我去公司上班。”

“什么?”裴逸白有些惊讶,宋唯一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没有听错啊,我去上班。”

他们已经商量了一下,给宝宝上早教的事情,裴太太表示很乐意接送孩子,下午则是宋唯一去接。

“怎么突然想到要去上班?”裴逸白拧了拧眉。

“什么叫突然?人家一直都有这个想法的好不好?”宋唯一翻了个白眼,反驳。

想起她曾经为了工作而做的“好事”,裴逸白忍俊不禁。

“既然如此,那就随喜欢。”

裴逸白可不希望,到时候又背着自己,七拐八拐地“找门路”弄得啼笑皆非。

“额,真的?”有些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宋唯一难以置信。

她以为,裴逸白没这么容易答应。

“难不成,希望我反对?也好,那就……”

“哎哎哎,没有,没有这回事。老公真好,那说,我去做的助理,好不好?”宋唯一趁机,讨价还价。

她要是成了裴逸白的助理,要见面随时可以,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想想就很好。

宋唯一磨刀霍霍,已经恨不得立刻飞回国内,好好体会一下了。

“咳咳……”裴逸白突然咳嗽起来。

正喜滋滋的宋唯一见状,狐疑地看向他。

“怎么了?难道不乐意吗?”

“不是。”裴逸白嘴角抽搐了片刻,无力扶额。

“助理的话,就算了。”

“为什么?”宋唯一不乐意了。

助理工作间就在他的办公室外面,最近的地方,为啥?

难不成,太小看她的工作能力了?

“助理工作加班加点,事情琐碎……”

闻言,宋唯一反而笑了。

就这个啊,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没关系,我可以胜任,我要应征!”

裴逸白“……”

反悔还有用吗?

接下来的用餐时间,宋唯一心情大好,吃得比平时多。

他们没有上前跟严一诺打招呼,事实上,严一诺也注意到了他们。

但跟宋唯一等人一样,严一诺没有过来,思绪絮乱间,不小心弹错了几个调。

严一诺的工作中午开始,晚上九点结束。

在下班之前,西餐厅里来了以为不速之客。

这个不速之客,是对于严一诺而言的。

徐子靳。

严一诺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徐子靳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个人。

她的眸子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这是徐子靳第一次出现在她工作的餐厅。

似乎注意到她,徐子靳的视线扫了过来,幽暗的眸子夹着晦涩和冷漠。

整理好东西,对于男人的存在,严一诺视而不见。

目不斜视地朝着餐厅的大门走去,身后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扬,不紧不慢地拿起桌上的手机。

刚出大门,严一诺的手就被男人用力握住。

“我在等,跑什么?”清冷的声音一如既往,夹着狂傲和习以为常。

餐厅里进出来往的人,不多不少。

严一诺蹙着眉,对于他的阻拦,本能的带着厌恶。

“有什么事吗?”她强忍着怒气,冷漠地反问。

“车在那边,上去再说。”

徐子靳指了个方向,严一诺并没有看过去。

但是,也没有拒绝。

“带路。”

态度有些不正常的柔顺,他的眉头微微一挑,却没有多想,从她的旁边走过。

身后的女人没有犹豫,踩着高跟鞋,慢慢跟上。

路灯照下来,两道身影被拉得老长,交叠在地上。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见这一幕,严一诺厌恶地皱了皱眉,脚步故意落后了几步。

车子停放的很近,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很快就到。

“说吧。”坐在车里,严一诺的语气没有一丝起伏。

徐子靳清冷的目光落在她精致的侧脸,鲜艳绯红的唇瓣抿得紧紧的,他的喉结微微滚动。

“嘭”的一下,严一诺突然被压到了座位上。

“……徐子靳……疯了?这是要干什么?”她的脸上带着又惊又惧的神色,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会突然扑过来。

“半个月不见,脾气越发的大了。”徐子靳把玩着她的头发,嘴唇几乎贴到了她的耳垂。

严一诺浑身颤抖,“所以,特地来……”

“不是猜到了?”

对,她早该猜到的,这个人,除了拿她泻火,还有什么来意?

严一诺的眼里迸发出痛恨的光芒,“这是马路上,徐先生。”

“所以?”

他的手摸上了严一诺光滑的小腿,她猛地加紧双腿,不期然,将男人的大手也夹住。

“我是不是该庆幸,徐先生口味特殊,大半年了还没玩腻我这具身体?”深吸了一口气,严一诺笑着反问。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一定会,躲得远远的,离这个男人。

徐子靳的手顿了顿,低垂的眸子看不出情绪。

“放心,很快,就腻了。”

这句话,换来严一诺的用力抬头。

此话当真?

正在她思考,这句话真实性的时候,徐子靳的手已经将她的裤子扒下,扔在旁边的座位上。

“……混蛋。”严一诺又气又急,下意识抬脚去踹他,却被徐子靳摁住。

“我只想来一次,若是反抗,那就到无法动弹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