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maomiav最新地址网址

正在热恋期的男女,絮絮叨叨的甜蜜情话,一时间比较剧烈的情绪波动,最后通常都会化为比较直接的表达方式——亲吻。

而交换的唾液,往往不仅含有淀粉酶,还裹挟着足以令对方燃烧起来的力量。

不知不觉,郑馨就被偏移了重心,向后倒下,陷入到沙发柔软的垫子里。

这实在是个充满诱惑力的造型。

可浦杰心里清楚,不能浴血奋战,只好克制着放开了她,喉头滚动了两下,把“不小心”推高的毛衣拉回到原位。

“浦哥……”郑馨用脚尖轻轻捅了捅他,“卧室的帘子装好了。”

“嗯。”浦杰抓住她伸来的脚,隔着彩色的棉袜按捏了两下,“可……你不是不方便吗。”

郑馨似乎又打定了什么主意,小小的脚丫在他掌心扭了扭,说:“可我……想让你抱我进卧室,那种……公主抱,就像,抱新娘一样。”

“好嘞。”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力气,立马弯腰把女友抱起,大步往卧室走去。

郑馨终于开心地笑了起来,脚尖勾在一起,随着他步伐的节奏微微晃动。进去被放在床上后,她羞涩一笑,指了指窗帘。

“你……走干净了?”他又惊又喜地把落地窗帘一口气合上,转身扑到床上,轻声问。

“人家……也不是身上下都不方便啊。”她满面红晕地抱住他,轻轻吻上他的耳朵,顺着颈侧,细嫩的舌尖轻而易举的划出一片舒畅的战栗,“浦哥,是你教我的啊,这里……不是只能用来接吻,对不对?”

校园美女运动场上甜美写真图片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一晚被吞噬的美妙,他抬起手指,摸了一下她嫣红的唇瓣,满身的狂热,终于放弃了压抑……

等漱口回来,郑馨看了看表,跳上床亲了他一下,说:“浦哥,才十点多,不行……你叫上赵晓珂出发吧。”

还沉醉在令人浑身酥软的余韵中,浦杰懒洋洋地说:“不用那么着急吧?”

“在这儿也是浪费时间到吃饭,浦哥,正事重要,你还是早点去吧。我留在家,正好也看会儿书。这里这么清静,挺适合学习的。”

“我还想多陪你会儿呢。”他不知不觉也用上了有点耍赖撒娇的口气,跟个大孩子一样。

“不用了,我现在挺高兴的。”她笑着把他拽了起来,拿过旁边被她亲手脱掉的衬衣,再原样给他穿上,“剧组的活我是帮不上忙,不然我肯定跟着你一起去当助理。”

“其实也不是不行……到那儿主要是赵晓珂在改,我也挺没意思的。要不你也跟去?”

“不了,”她摇摇头,趴下伸长胳膊把丢开有点远的皮带够了过来,拍开他顺势就摸过来的手,“等我把你要做的事业研究透了,你到时候甩都甩不开我,肯定该烦了。为了有那一天,我要努力学习。你赶紧去吧。”

“那你怎么吃饭?”浦杰站到床边,看着她没上唇膏依然红艳艳的小嘴,还是有点意犹未尽。

“邓雯姐买了一堆速食品,她没吃多少还剩一大半呢,你别管了。”

他过去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俯身一吻,笑道:“下次空调别开这么热了,你又没脱衣服。”

郑馨笑着抬手摸了他脸颊一下,“总比让你感冒好,行啦,走吧。我送你出门。”

“好好好,你记得晚上早点回去,别等天真黑了。洗衣机要是下午到,你留个心眼,就你自己在别出什么事。”

郑馨拿起外套给他穿上,“邓雯姐自己在这儿接了这么多家具电器,还陪着装修工待了一个多月,也没见你担心。”

“她有我姐夫呢,轮不到我担心。”

在门口又要了个告别吻,浦杰走下楼梯的时候,还真有了点被小妻子赶出门上班的美妙错觉。

上车之后,他给赵晓珂打完电话约好见面地方,回想起不久前把郑馨抱进卧室的那一刻,心里忍不住猜测,未来的某一天,当他以利益考量娶另一个女人为妻,抱着穿婚纱的她穿过卧室的房门时,郑馨会想什么?

他……又会想什么?

思绪有点乱,接到赵晓珂一路开车过去剧组驻地,浦杰都没怎么开口。

快要到的时候,赵晓珂轻声问:“浦学长,你今天有心事?”

“嗯,在想一些事情。”

“是什么啊?”

“告诉你也没用,白让你训我一顿而已。”

“花心惹麻烦了?”赵晓珂突然带着一丝笑意说。

“诶?”浦杰一愣,“你会算命吗?”

“不会,随便猜的。不过看你反应,似乎是猜中了。”赵晓珂调整了一下颈枕的位置,闭上眼忍耐着眩晕感,轻声说,“有两个喜欢你的女孩,恋爱该有的烦恼当然也会跟着增加,而且通常还不只是翻倍,可能四倍都有。”

“两个就四倍啊,那三个呢?八倍吗?”

“三个?”赵晓珂小小吃了一惊,“学长你同时跟三个女孩在交往吗?”

“不不不,互有好感的三个,交往的只有一个。不过……麻烦好像已经在冒头了。”浦杰对着前车拍了两下喇叭,“看来世上的什么事都有对应的代价。”

“才半年左右……浦学长,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赵晓珂微微皱眉,没有睁眼,略带讥讽地说,“将来如果你能跟三个以上的女孩交往顺利,请务必让我来把它写成传记,估计会有不少男人抢着买的。”

“可惜我这个没有现实参考价值。”浦杰把车拐进目的地,叹了口气,“我的人生,已经注定是超乎寻常的了。”

“这听起来更像是你的主人公的台词。”

“说不定我就在某个里当主人公。”浦杰随口开了句玩笑,“可惜作者的兴趣太糟糕了,他应该学学我,多让笔下的主人公好过点。”

“做人不能太贪心。”赵晓珂笑了起来,“你最近的日子还叫不顺的话,大部分普通人就没法活了。”

“我不是主人公吗?”浦杰把车停稳,拿起包开门下车,“寻常普通人的生活,谁会想看啊。”

“我。”赵晓珂把车门关上,扶着车低头醒了醒神,“我就更喜欢寻常一点的人生。”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的希望在如今这世道可不算寻常了。”他接过她的电脑包帮忙拎住。

“那是理想。”赵晓珂跟在他后面,有些无奈地说,“理想这种东西,就是用来被现实打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