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映画传媒出品阿姨

“这次大比六宗共派出六十名弟子,根据抽签的方式选取自己的对手,”三长老缓缓的说道“两两对决,一局胜负,规则就是六十进三十,三十进十五。

等到十五人时,有一人抽签会被轮空,另外十四人进行对决。

至于谁能抽到轮空签,就看运气了。

十五进八,之后剩下的八人,我们会根据每局比赛的时间长短,时间最短解决对手的弟子,可以自己挑选下一场比试的对手。

听明白没?”

“明白了,”旁边六大宗门的弟子排成六支队伍,声音高昂的回道。

“今天这里聚集着整个极西之地大部分的势力,你们在这里扬名,也就意味着你们将在整个极西之地扬名,”三长老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少年,声音中暗含灵气,震耳欲聋的说道“拿出你们的部实力,你们十几年努力修行的成果。

就在今天,就在你们的宗主面前,在这么多人的瞩目下,让所有人都记住你们的名字。”

三长老一番鼓舞,在场的少年一个个激动不已,就连脸色都有些涨红。

他们心中一团热血好像无处发泄,顿时间仿佛胸有沟壑,豪气干云,

一个个脑海中只有一个目标,“扬名立万。”

“年轻就是好啊,随便两句话就弄的热血沸腾,”徐子墨看着身旁的这些少年,感慨了一句,“武台已经搭好,生旦净末丑轮流登场啊。”

春光明媚秀丽小妹的纯净气息

而在徐子墨的旁边,百里筱一袭白衣,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看着阴阳宗正前方的那名少年。

楚阳身穿黑白两仪袍,同样目光炯炯的看着百里筱。

两人隔空相望,百里筱眼中隐隐有泪花,嘴中喃喃自语着,“楚阳哥哥。”

她自己都没想到,当初那个小山村的平凡少年究竟经历了多少的苦难,在没有资源,没有人脉的情况下,才能达到现在的成就。

成为阴阳宗的圣子,百里筱心中隐隐是骄傲的,她替楚阳骄傲,也替自己骄傲。

“还真是感人呐,”看着百里筱的模样,徐子墨轻笑道“你说,我要是把他的头,像西瓜一样捏碎,你会不会伤心呢?”

“你敢在六宗大比中杀人?”百里筱转过头,神色淡淡的问道。

“失手这种事情,很常有的嘛,”徐子墨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现在痛哭流涕,跪下来求我,我就让他的死相好看一点。”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别到时候连第一轮都过不了,”百里筱神情厌恶的回道。

“这个不用你操心,”徐子墨嘴角翘起,邪笑道“我可是要当着你的面,将他千刀万剐呢。”

百里筱眉头紧皱,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徐子墨。

当大比开始时,台底下的弟子爆发出了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声。

因为这里是真武圣宗的主场,自然他们这边的声音要更洪亮一些,几乎将其他几个宗门的加油声都给遮盖住了。

高昂的声音隐隐连在一起,连空间都被震的传来闷闷的回响。

在这些加油声中,支持百里筱的呼声自然最多。

人长的漂亮,修炼天赋又好,还是女帝的传人,这简直是许多弟子的梦中情人啊。

而徐子墨也在其中隐隐听到了给自己加油的声音。

“徐子墨,我要给你生猴子。”

他面色一黑,要是女的也就算了,但这几道声音特别的粗犷,也不知道是哪里蹦出来的汉子。

随后众人开始了抽签,一共三十个号码,分为两组,抽到同样号码的弟子便会进行对决。

徐子墨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号码是七号。

当分组完成后,徐子墨走上了七号的擂台。

而他的对手身穿黑袍,正是一名来自炼狱圣宗的弟子。

那弟子看了徐子墨一眼,轻笑道“真武圣宗副宗主的儿子,你说我要是在第一轮就将你淘汰了,是不是也能名气大涨啊。

那弟子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铿锵”的拔刀声响起,他甚至连刀影都没有看到,便感觉脖子处传来刺痛。

那弟子瞳孔猛缩,低头用手摸了摸,只见自己脖子外面的皮肉被轻微的割伤。

“你运气还真好呢,我没有失手,”徐子墨轻笑道“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呵呵,”那弟子干笑了两声,“今天的风儿好喧嚣。”

他说着心惊胆战的走下了擂台,心脏狂跳不止,自己刚才可是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一圈。

底下的观看台上,炼狱圣宗的宗主阎鸿轻笑道“徐宗主,令公子很强啊,一招拔刀术就解决了我们宗门的弟子。”

“一场比赛而已,说明不了什么,”徐青山轻笑着摇摇头。

徐子墨解决了自己的对手后走下台,看了看其他人的比试。

因为在八强之后,对决用时最短的弟子有权利自己选择对手,所以许多人都是尽可能快速解决战斗。

楚阳手持游龙剑,一剑之下,阴阳二气弥漫,阴阳二气是相对之道,也是变换之道。

当阴与阳代表着两股不同相反极致的属性在眼前炸开时,那弟子直接被轰下了台。

徐子墨眼前一亮,阴阳二气,而且不是后天阴阳,而是最原始的先天阴阳。

这可是构建自己本命世界的主要物品啊,徐子墨觉得自己和楚阳之间,还真是相爱相杀啊。

“本来就准备杀他的,没想到在临死前,这家伙还给自己准备了这么大的惊喜。”

徐子墨原本是打算寻找传说中的忘尘珠,然后抽取里面的先天阴阳二气构造本命世界。

看来现在,自己虽然夺走了前世楚阳的世界珠,但对方的气运光环好像又找到了忘尘珠。

“还真是个大宝藏啊,”徐子墨喃喃自语,搞的他现在都有点不想杀了,圈养起来多好。

不过免得夜长梦多,他也不想让猎人和猎物的位置被调换了。

…………

随着第一轮的比赛结束,有三十名弟子被淘汰。

剩下的三十名弟子再抽签,徐子墨抽到了十二号。

当他走上台时,只见一名身穿金袍,怀中抱剑的青年已经在等他了。

“那不是云霄剑林一飞嘛,”底下有弟子惊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