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观看樱桃视频app

宫泽宸离开,沈安安在房间里呆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出了房间。

阳光房里,只有沈长山与白月梅在吃早餐。

本不想过去,却正好被白月梅看到。

“安安,快过来吃早餐!”

轻叹一声,走了过去。

“爸爸早,白姨早!”

礼节性的问了好后坐了下来,转头问道,“李嫂,爷爷吃过饭了?”

“老爷子今天一早便去了青山市,说是俱乐部有活动!”李嫂言道。

沈安安沉吟后,点了点头。

接下来还不知道程家会有什么动作,爷爷不在海川也好。

白月梅瞄了一眼沈安安,才一脸笑意的问道,“安安啊,来,吃培根!”

沈安安抬眸一笑,“谢谢白姨,早晨不想吃太油腻的!”“确实,女孩子还是吃的清淡一些,对皮肤好,我和你爸爸都还担心你因为耀阳的事情会憔悴,现在看来我们担心都是多余的,你的气色看起来很好呢!”白月梅和气言道

白纱笼罩下的少女娇躯迷人

沈安安听得明白,白月梅这是话里有话。

随口言道,“摆脱渣男,自然神清气爽!”

沈长山神色却略微严肃,“安安啊,虽说你和程耀阳分手恢复了单身,可你毕竟是沈氏的大小姐,如今你爷爷又器重你,你做事情就更得懂得分寸。”

沈安安浅眯眼眸,直接问道,“爸爸有话直说就好!”

“刚刚我看你那个什么保镖,是从楼上下来的,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沈长山直接问道。

“当然是雇主与保镖的关系喽,您以为呢?”沈长山板着脸,“你还打算唬我呢?如果真是保镖,让李嫂给安排保镖该有的住处,这一大早晨从你的房间里出来,成何体统?今日里网上也都传言四起,说你和这个保镖

关系不一般,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你调查过没有?”

沈安安轻讽一笑,反问道,“您没查过?”

“我只是担心你,不是不信你!”沈长山道。

沈安安心道,不是没查,是根本查不到吧?

“私人保镖,当然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喽,您也知道,如今我得罪了程家,处境可以说是相当危险,不保护好自己怎么行?”沈安安理所当然言道。

“可怎么说这保镖也是个男人,沈家安保这么严密,起码在家里,不需要保镖贴身保护吧?”

沈安安慢条斯理的撕这面包,言语凉凉,“我觉得很有必要!”

“什么意思?”

沈安安唇角带着几分邪气的勾起,目光直视沈长山。

“在自己最私密的房间,都会被装了窃听器,哪里安了?”

沈长山一下子被噎了回去,闹了一个大红脸。

毕竟这种事并不光彩。

即便他有多么的觉得是理所当然,可被沈安安当面拆穿也觉得脸上挂不住。白月梅急忙打圆场,“安安啊,当初你爸爸也是怕你和耀阳之间的感情出问题了,才出此下策,为此他心里也不好受,可谁知道那天真相大白,原来程耀阳才是渣男,你爸

爸后悔不已,所以这一次在网上看到对你不利的言论,才想着提醒你一下!”

“白姨这话圆的漂亮!”沈安安笑容不达眼底。

白月梅尴尬,“我是实话实说。”

沈安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放松的靠进椅背。

“好,既然咱们都是喜欢实话实说的人,那再好不过。

我不喜欢有人对我的人,我的事指手画脚,横加干涉,像装窃听器这种事情,以后最好是免了,如果再让我现,恐怕彼此脸面上都不会好看。

集团的事情,我不参与,所以以后也请爸爸不要干预嘉华日化的运作,大事上,我会打报告给集团董事会,这个您可以放心。”

沈长山听了这话,脸色已经相当难看。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和你爸爸说话呢?”白月梅不免怨怪。

沈安安语气平淡,“咱们之间相处的怎样,彼此心知肚明,爸爸如此的‘关心’我的生活,以及白姨如此‘殷勤’的叫我吃早餐,一定是有什么事要说,不如直接一点儿。”

冷漠疏离的语气,让沈长山与白月梅又气又尴尬。

只有沈安安泰然自若。

气氛凝滞了片刻,沈长山开始妥协开口。

“今晚,跟我和你白姨去参加一个宴会!”

果然,有事找她。

“什么宴会?”

白月梅惊讶于沈长山面对如此没礼貌的沈安安竟然没有脾气,她也只能压住心头的不顺。

接言道,“岳子川与朱家小姐的订婚宴!”

沈安安料到了朱心怡会妥协,却还是不免惊讶。

“这么快?”

白月梅哼了一声,“出了那样丢人的事,自然是越快圆下来越好了,拖久了也是麻烦!”

沈安安看向沈长山。

“爸爸若是今天出席了宴会,可真真儿是打了程家的脸面,您不怕后续不好收拾?”

沈长山则道,“我一直给程家面子,一是因为怕投资的钱打了水漂,如今事情解决,我自然不会再受程家的牵制了!”

沈安安眸光微转,精芒一闪而逝。

沈长山向来无利不起早。

这一次岳家订婚宴,他一定是有利可图,才这么积极参与。

可吸引她的并非这些可图的利益,而是顾婉柔一定会去参加她哥哥的订婚宴。

让顾婉柔不舒服,她就会无比舒服。

笑言道,“我倒是很愿意参加这宴会,商场上本就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句话说得好,我就是这个意思!”沈长山爽快一笑,满意的点头。

听到沈安安痛快答应下来,沈长山与白月梅对视一眼,松了口气。

沈安安则将这一切收在眼底,不动声色。

早餐吃完,沈安安要上楼。白月梅喊住她,热络言道,“安安,据说今天岳家宴会场面盛大,有很多媒体记者,这礼服的品味,格调可都不能随便的,你可能对这些不太懂,不如跟我一起去吧,我经

常去的那家……”

沈安安站在台阶上转身。优雅的一笑,“白姨说笑了,您的品味,我才是不敢恭维。”